來源:識趣財經

三只松鼠之殤在于,一方面,線上的流量紅利已觸到天花板,另一方面,線下自身造血渠道的不足讓其難抵來自競品的壓力。

兩年三次IPO,今年7月,三只松鼠征戰7年終在創業板掛牌,創始人章燎原“多年的媳婦熬成婆”。然而,這“苦盡甘來”的“甘”卻言之尚早。

從三只松鼠上市后發布的財報來看,第三季度其雖取得22.03億元的營收,贏得了53.24%上漲,但同期的凈利卻遭到“腰斬”,高光背后的短板待補。

“松鼠老爹”章燎原雖名為“燎原”,但其布局的線下的松鼠小店卻未有“燎原之勢”,與對手良品鋪子、來伊份相去甚遠,更是有“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

值得注意的是,為了突破線下存在的壁壘,近日,三只松鼠宣布,將“手”伸向金融領域。

01 聯合銀行推貸款平臺:助貸+融資擔保

11月22日,三只松鼠召開了首屆聯盟大會暨2020年貨節動員大會,聚焦線下用意昭昭。

大會上,三只松鼠的相關負責人宣布,聯合徽商銀行推出了松鼠小店專屬融資平臺——松鼠金貝,幫助解決松鼠小店進貨資金問題。

公開報道顯示,目前,松鼠金貝的業務已在松鼠小店APP上開展,也只針對小店店主開放,總額度為1億元,每位店主最高可貸50萬元,由三只松鼠統一出資擔保。

另外,松鼠金貝的借款只能用于進貨,并連接銀行終端,記入征信體系。

三只松鼠紓線下之困:金融“添柴”,火力幾何待商榷-識物網 - 15NEWS.CN

值得一提的是,三只松鼠頭頂“互聯網零食第一股”的光環,可見線上渠道為其帶來名與利,然而若將這名氣引到線下,這并未易事。

首當其沖就是資金問題,與支付合作電商平臺傭金不同,對本地生活流量的變現,需要將店面租金、倉儲物流等成本考慮進去,拓展線下難度較大。

三只松鼠采用聯盟的方式,實際上將成本問題轉嫁到小店店主。此外,三只松鼠借助金融手段,意在解決店主資金流動性問題。

對于三只松鼠推出融資模式,某業內人士向趣識財經表示,是典型的融資擔保,三只松鼠推介自己商戶在徽商銀行進行借款,并由其自身提供擔保。此外,該業內人士還指出一點的是,三只松鼠存在推介行為,符合助貸這種模式。

針對融資擔保方式、風控審核的標準等情況,趣識財經就致電三只松鼠董事會秘書、證券事務代表電話,并向公司郵箱發送采訪提綱。三只松鼠的相關負責人稱,“公司于10月29日召開董事會對此事項審議通過相關議案,具體可關注相關公告”。

據10月29日三只松鼠對外公布的《關于簽訂合作協議暨對外擔保的公告》顯示,董事會同意公司與徽商銀行簽訂《松鼠小店主訂單貸合作協議》、《最高額保證合同》,及與加盟松鼠小店的經營者個人與三只松鼠(南京)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簽訂《委托合同》。

具體而言,被擔保人為松鼠小店的經營者個人,徽商銀行為三只松鼠推薦的小店店主提供采購經銷商品的貸款服務,即訂單貸。

三只松鼠為在徽商銀行辦理訂單貸業務的松鼠小店主承擔擔保責任,根據《最高額保證合同》,擔保的最高額為5000萬。

三只松鼠還會核定小店店主的授信額度,最高不超過50萬元,授信期限一年,單筆貸款期限最長不超過12個月。額度有效期內可滾動提用,每次提用金融最高不超過訂單金額的100%。

趣識財經注意到,為擔保三只松鼠向貸款人承擔擔保責任后對松鼠小店店主的追償權得以實現,松鼠小店店主同意向三只松鼠提供反擔保,包括動產、抵押財產。

在互聯網金融專欄作家畢研廣看來,三只松鼠對線下店主提供的融資服務,實際上變相增加店主運營成本。對于零售商來講,進貨和銷售渠道相對固定,從而利潤是固定的。“這些商戶有償還能力該如何?會不會給借款用戶高推?這些都是問題。”

他表示,如果后期借款商戶出現壞賬,三只松鼠作為擔保人,應該履行擔保保證義務,這樣一來,如果三只松鼠作為擔保人的話,其企業征信也會被有明顯的標注。如果出現大面積的違約,同樣會影響到三只松鼠的征信。

事實上,趣識財經注意到,近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對外發布的《通過融擔促進普惠信貸研究報告》中指出,民營融資擔保機構應主動拓展零售擔保業務。

值得一提的是,這是行業內首次提出“零售擔保”概念,其意義不言而喻。

不過,北京聯合大學教師、看懂研究院專家楊澤云表示,零售擔保的客戶群體具有明顯的長尾特征,客戶風險的識別、業務成本的控制是關鍵挑戰。

02 缺乏“造血能力” 第三季凈利遭腰斬

2012年,三只松鼠注冊成立。相比而言,競品良品鋪子比它大了6歲,來伊份更是誕生于1999年。三只松鼠無疑成為休閑食品領域的后來者。

靠著線上電商起家,三只松鼠在歷年雙11大風口上順利起飛,有了如今的名氣。不過,三只松鼠上市之路堪為波折,兩年三次的IPO,終在今年7月敲開資本市場的大門。

時至今日,三只松鼠市值達到228.05億元,章燎原因持股39.97%,身價達到91.2億元。這位“松鼠老爹”成功從賣光碟、服裝,做過電工的草根逆襲成為上市公司的老板。

但對于成功上市的三只松鼠而言,渠道單一化一直是其面臨的主要問題。

具體而言,2017年3月三只松鼠提交招股書顯示,2014年至2016年,前五大合作的互聯網平臺所產生的營收分別為8.92億元、19.3億元及39億元,占營收比重為96.53%、94.35%及88.2%。

三只松鼠紓線下之困:金融“添柴”,火力幾何待商榷-識物網 - 15NEWS.CN

或許意識到過度依賴線上的窘境,三只松鼠在2016年9月在蕪湖成立首家線下體驗店。

章燎原曾在2016年放言,“2017年開出100家、5年內1000家”。不過,最新披露消息顯示,投食店90多家,松鼠小店193家。

據公開報道顯示,由于擴張速度過快、趕工期,在三只松鼠開第三家體驗店時,出現裝修問題,章燎原為此帶著管理團隊“掄錘子砸店”,開店速度由此放慢下來。

由此可見,線下布局的不易。不過,趣識財經注意到,從2016年布局線下至今,三只松鼠營收結構中,電商渠道仍占絕對主導。

以2019年半年度報告為例,三只松鼠形成了“一主兩翼”的格局,其中“一主”為電商平臺,而“兩翼”為投食店、松鼠小店。此外,銷售渠道還包括自營APP、團購等。

在今年上半年,三只松鼠電商渠道實現營收40億元,占比達到88.62%。相比,投食店、松鼠小店僅取得營收2.14億元、5899.69萬元。

縱觀歷年財報,依靠線上流量,三只松鼠迅速崛起。2015年、2016年,無論是營業收入,還是凈利潤,三只松鼠得以翻倍增長。但自2017年起,兩者增長速度還是大幅度下滑。特別是在2018年,三只松鼠取得3.04億元的凈利潤,較上年僅增長0.66%。

三只松鼠紓線下之困:金融“添柴”,火力幾何待商榷-識物網 - 15NEWS.CN

2019年前三季度,三只松鼠實現營收67.15億元,同比增長43.79%,凈利潤2.96億元,同比增長10.4%。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季度三只松鼠雖取得22億的營收,同比增長53.24%,但同期的2921萬元凈利潤較上年同期驟減50.95%。同期,三只松鼠銷售費用達到4.8億元,同比增長54.8%。

此外,2019年前三季度,三只松鼠銷售費用為14億元,上年同期達到9.42億元,同比增長49%。對此,三只松鼠認為,系推廣費用及運輸費用的增加所致。

由此可見,三只松鼠線上的紅利已經見頂,另外對電商平臺沒有任何議價能力。在三只松鼠銷售費用上升同時,也在侵蝕著企業利潤。

不光如此,三只松鼠獲得政府補貼在逐漸減少,這也是致使凈利下降另一原因。

03 結語:活于線下

火于線上,活于線下。據媒體報道,三只松鼠的相關負責人表示,休閑食品市場規模達數萬億元,但81%市場是在線下,線下僅占19%。三只松鼠急功線下渠道出于這個道理。

值得相比較的是,良品鋪子于2006年開設第一家店,早了三只松鼠整整十年,至今有2300家線下門店。另外,截至2019年9月30日,來伊份門店總數達到2746家。

試問,對于不到300家門店三只松鼠而言,借助金融手段,能否在線下紅海中爭得一席之地?這需要時間考驗。????